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受害者甚众

2018-11-02 11:46:07

他曾是美国华尔街的大功臣,也是传奇人物,现在却成了“千夫所指”的阶下囚。在马多夫的光环褪尽之后,美国证券市场的种种弊病也被一一揭发。这500亿美元买来的教训,实在太昂贵。

500亿美元!金融风暴风头正劲时,美国金融界再传噩耗——华尔街爆出史上宗金融诈骗案。世人皆错愕。

2008年12月11日,美国纳斯达克前主席伯纳德·马多夫因在过去20多年时间里诈骗客户500亿美元而被联邦调查局(FBI)批准逮捕。据悉,马多夫罪行之所以败露,是因为他的两个儿子——安德鲁·马多夫和马克·马多夫的揭发。这位深藏不露的“巨骗”在11月19日突然宣布提前发放红利而被两个儿子怀疑,后无奈向他们承认,自己20多年来一直在编造谎言,以帮助客户购买对冲基金增值为由获取了500亿美元。然而,金融危机到来后,一位客户日前突然提出赎回自己70亿美元的投资,账户上只剩下不足3亿美元的马多夫终于计穷途拙。

负责“马多夫案”的联邦调查局特工西奥多·卡希奥皮说,马多夫几乎将客户的资金全部赔光,但他却巧妙地将新加盟者的资金拿出一部分支付给老客户,并谎称是他们的投资回报,以此彻底打消了人们的怀疑。如今,蒸发的数百亿美元初始投资带来了难于估量的损失。西奥多·卡希奥皮指出,早被陷害的投资者可能还能挽回一点损失,但后来的投资者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不少华尔街的证券分析人士认为,马多夫行骗20多年竟然安然无事,如今终于东窗事发,说明华尔街金融市场还可能随时发生意外,且口碑再好的投资机构也变得难于让人信赖。更可怕之处还在于,“马多夫案”极大地动摇了对冲基金市场的投资者信心。华尔街方面预计,不久将有一大批基金公司因资金枯竭而沦为陪葬品。

受害者甚众

伯纳德·马多夫,1938年4月29日出生于纽约的一个犹太家庭。1960年,22岁的他开始在华尔街的闯荡生涯。

拿着自己在海滩上做救生员和安装洒水器赚来的5000美元,马多夫在华尔街创立了伯纳德·马多夫投资证券公司,并担任该公司董事会主席至案发。该公司主要有两项业务:担任股票买卖的中间人,以及为富人、对冲基金和其他机构投资者理财。2001年,伯纳德·马多夫投资证券公司成为华尔街内三大提供上市咨询的经纪公司之一。

不可否认,马多夫确实对华尔街金融业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上世纪60年代,为了与许多已经成为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员的同类公司竞争,马多夫为公司的预估询价业务引入了信息技术。经过他的成功试验,开发这项技术的公司后来发展成为现在的纳斯达克。自此以后,马多夫成为纳斯达克的活跃人物,他的证券公司也成为纳斯达克里表现积极的5家证券代理商之一。

无人知晓马多夫具体是在何时开始了他的惊天骗局。但在案发前,当人们提起他时,依然对他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任纳斯达克交易所董事会主席期间,对场外交易市场(OTC)的透明化和数据处理的改善充满敬意。有人甚至认为他是纳斯达克的贵人,没有他,苹果、思科、谷歌和Sun也不会到此挂牌。然而,谁都不曾料想,正是这样一个传奇式人物心安理得地把诸多跨国银行、对冲基金和个人投资者骗了个血本无归。

自维也纳MediciofAustriav银行个坦白自己旗下两只基金为马多夫“贡献”21亿欧元后,法国的银行——巴黎银行也表示为投资马多夫的对冲基金提供贷款可能会招来4.6亿美元的损失。英国汇丰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则发布公告称,自己的损失分别为15亿美元和6亿多美元。同样不幸的还有瑞士私人银行,马多夫拿走的3.85亿瑞士法郎相当于该银行管理的110亿瑞士法郎资产的3.5%。而在西班牙,该国市值的桑坦德中央银行不幸成为欧洲的马多夫诈骗案受害者,其将23.3亿欧元(约合31.1亿美元)交给了马多夫打理。

目前,已有三家投资于对冲基金的基金公司陷入尴尬。纽约的TremontCapitalManagement和FairfieldGreenwichGroup先后发表声明,对被马多夫欺骗感到异常“懊恼与愧恨”。其中,后者将略高于公司资产总额的一半——75亿美元交给了马多夫。另外,总部位于康涅狄格州的基金公司MaxamCapitalManagement创始人兼董事长曼兹克也哭丧着脸,因为马多夫至少吞掉了他2.8亿美元,他的公司将不得不因此而关门大吉。

作为以小心谨慎为行业特质的专业金融机构,银行与对冲基金都纷纷被骗,上当的个人投资者就更是数不胜数。

在联邦调查局已经确认的名单中,着名人物当属好莱坞导演斯皮尔伯格,他的慈善机构“神童基金会”曾将大量资产交给马多夫。虽然受害者尚未公布自己的具体损失,但从一份公开资料看,2006年神童基金会约有70%的利息和股息收入都来自于马多夫。

同时,在华尔街流传的一份名单中,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费城鹰队前老板布拉曼、纽约大都会职业棒球队老板维尔波恩、通用汽车金融服务公司董事长默金,以及现年95岁的服装业投资者卡尔·夏皮罗等人不幸上榜。尤其是卡尔·夏皮罗,与马多夫50多年的交情让他毫无防备地将5.45亿美元交给了对方,这可能占他个人财产的一半以上,也可能会创造此案的个人损失纪录。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将有更多的企业和个人被发现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诸多市场分析人士指出。而在同期,马多夫诈骗案的连锁反应已经出现,一些被骗者开始砸锅卖铁地筹措现金还债。如佛罗里达州标志性酒店Breakers北侧的桃色公寓区,连日来多套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公寓标价出售。当地一家房地产经纪公司的业务经理们说,这些业主在放盘时无一例外地将马多夫诅咒了一遍。

“非请勿进”的神秘伎俩

1903年,一位名叫查尔斯·庞齐的意大利裔投机商人移民美国。自1919年起,庞齐向投资者妄称自己有一项投资,投资者在3个月内可以得到40%的利润回报。实际上,他只是将新投资者的钱作为快速盈利付给初的投资者,从而引诱更多的人上当,这种诈骗方式后来被称为“庞氏骗局”。马多夫的伎俩,其实就是现代华尔街版本的“庞氏骗局”。

一些庆幸当初没有上当的交易员和机构指出,马多夫曾在推销自己的基金时吹嘘,20多年来他在买进股票的同时还进行期权交易,有效地避免了股票价值的潜在损失……无论市场境况如何,每个月都能像设定的闹钟一样带来稳定的小额收益。但经过他们的仔细对比后发现,马多夫所说的那些期权总量已经大大超出了当时市场的全部交易量。咨询公司AksiaLLC的两位职员说,他们拒绝向客户推荐马多夫的基金,是因为马多夫宣称自己“在标准普尔100指数期权市场交易的资产总额达到130亿美元”的说法令人难以置信。

那么,其他上当受骗的人又是如何被“障眼法”蒙蔽的呢?

一位参与调查此案的联邦调查人员用了一个词来概括——神秘。他指出,马多夫常年活跃于各大乡村俱乐部、高尔夫球场和酒会,并以“令人动容”的爱心参加红十字慈善舞会和不少公益筹款活动。他一方面通过朋友、家人和生意伙伴四处罗投资者,另一方面又刻意营造出一种“非请勿进”的神秘气氛。

“大家都在聚会上谈论马多夫。若有谁可以引荐你加入他的投资计划,谁就会觉得无比自豪。”佛罗里达棕榈滩乡村俱乐部充当了马多夫基金的主要分销渠道。该俱乐部的一位成员坦承,他之所以加入这个俱乐部,是因为有人告诉他凭这里的会员身份能有机会与马多夫一起投资。他们都认识马多夫本人,却对他“定期可变收入”的投资战略一无所知,也没有人想起是否应该深入了解。

而联邦调查局的调查资料却显示,马多夫有意将自己的资产管理部门和交易部门分开办公,也从不公开公司的财务信息,所有的业务账本、文件都被锁进了保险柜。不但如此,他还不止一次公开拒绝一些富豪的加盟请求,原因竟然是“他们没有介绍人”。

制造“专享”的错觉让马多夫受到了更多人的追捧,已年逾七旬的地毯商人阿诺德·辛金就是这样稀里糊涂地成了“倒霉蛋”。他将自己和太太毕生积累的100万美元交给了马多夫。据阿诺德·辛金本人日前回忆,在他见到马多夫前耳朵里已经灌满了对方的投资神话,而当他见到马多夫后,马多夫有意将自己的投资回报率压在中等水平,而后又向他展示了一些看似详细,实际上子虚乌有的报表,这彻底打消了他的疑虑。

“如果你每天都能收到鸡蛋,又何必在意那是公鸡下的,还是母鸡下的呢?”阿诺德·辛金说,马多夫保证每个月能给1%的回报,甚至2008年11月底还在公布投资盈利率,这起到了很好的麻痹作用。调查人员也发现,维尔波恩在拿出个人数千万美元资产参加马多夫的投资后,近两年都有100万美元慈善捐款。一些接近维尔波恩的人士透露,他的慷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马多夫雷打不动的投资回报。

如今,这种“口口相传的信任”已经被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罗伯特·斯亚蒂尼称为“威胁三合一”策略。斯亚蒂尼说,马多夫在金融市场的光环和他本人的善于伪装,让不少人认为自己生来就比他知道得少,他们会觉得多问一句都不是成熟投资者的应有作风,也冒犯了其他人,就好像“当你身处一个私人会所时不会到厨房仔细检查,以求证那里的卫生标准是否合乎规定”。

鲜为人知的是,马多夫也会提前把那些爱提问题的人清除出自己的投资队伍。一位曾因为“问题太多”而被马多夫逐出基金的地产商说,马多夫当着其他投资者的面嘲讽他神经太过于紧张,不适合他的投资阵营。此举无形中使投资者更加关注收益,而不是风险。他诙谐地说:“我应该感谢马多夫,尽管当时我还因此而情绪低落了很长一段时间。”

谁之过?

一位美国证交会前主管表示,即便只是500亿美元的一半,马多夫也肯定创造了历史上的“庞氏骗局”。

为了稳定投资者情绪,由美国国会和各大证券公司出资建立的非营利机构——证券投资人保护公司(下称SIPC),日前要求法官任命一位托管人接管马多夫投资证券公司的剩余资产,并由该托管人向马多夫的客户发放索赔申请表,评估后再利用马多夫公司的资产和SIPC的资金来满足他们的赔偿要求。

根据SIPC的章程,受害者只能得到50万美元的补偿。该组织现有的16亿美元虽然可以满足3000多份索赔要求,但却没人知道究竟有多少人被套。

2008年12月17日,马多夫接受了包括软禁、电子监控在内的保释条款,在其妻子交出护照并以多处房产作担保后获释。有人预测,只要证据确凿,马多夫将缴纳为500万美元的罚款和忍受长达20年的监禁。然而,这并非事情的终结。

此前的12月15日,英国《金融时报》曾发表署名文章,对美国市场监督机构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市场监督能力表示质疑,认为案件直到今天才曝光是美国监管机构的“体制性失败”。由此,关于美国证券市场监督的弊病开始被一一揭露。

有声音认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有保持对伯纳德·马多夫投资证券公司的监督,但实际上,该交易委员会直到2006年才接受伯纳德·马多夫投资证券公司的注册,这也是导致诈骗案长达20多年的重要原因。

据了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每隔三年才审查一次注册公司,且每次的审查对象仅为总数的10%,但从2001年来,美国证券公司的数量暴增了50%,总数已经超过1.1万家,而新注册的公司在年一般不会被审查。据一位证券交易委员会职员透露,他们曾在2005年和2007年两次审查了马多夫的公司,也发现了它三起违反规则的案例,但都没有采取司法行动。

“这是我们的疏忽所致。”面对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考克斯的解释,一些知情者更加不满。他们指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可以指控马多夫的时间能追溯到1999年,当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现马多夫有好几套账本和伪造文书,并向投资者和监管机构提供有关其咨询活动的虚假信息。但奇怪的是,委员会仅仅依靠马多夫自愿提供的报表和报告来判断事实。

“所谓的尽职调查往往是走走过场。”耶鲁管理学院的金融学教授威廉姆·戈茨曼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两年前曾要求对冲基金提交标准资讯披露表,以此曝光风险问题。可2006年当投资大宗商品的对冲基金AmaranthAdvisorsLLC由于60亿美元巨亏而破产时,人们才发现该基金并没有提交任何报告。

2008年12月17日,美国众议院资本市场分支委员会主席鲍·坎约斯基(PaulKanjorski)宣布,将在2009年1月对证券交易委员会在马多夫诈骗案中的行为展开调查,并将调查结果提交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以制订金融服务行业新的监管方案。坎约斯基表示,对冲基金和其它投资管理公司进行登记并公开定期检查账目将写入法律,更多的衍生品投资工具监管架构也会很快搭建。“可以相信,马多夫诈骗事件将成为美国证券监督领域的一道‘分水岭’。”坎约斯基说。

拦截网
潜水排污泵
西安海尔空调售后服务电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