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水煮鳝片的漫长距离

2018-12-06 19:13:29
水煮鳝片的漫长距离 老葛同学某天一往情深地说起楼下新开了家千岛湖鱼坊,想去尝尝。

据说馆子里的鱼是不远千里从千岛湖赶赴来的,周五晚上便举家去光顾了。

不知是不是由于先入为主的感觉,恍如味道确和遍地开花的各类鱼坊有所不同。

特别是一道水煮鳝片,小孩第二天居然闹着还要吃,这在口味刁蛮的她是少有的。

黄鳝这样东西据说大补元气,但在我漫长的主妇生涯里,却极少做。

只觉得宰杀的场面太过血腥。

头尾钉上钉子,刀子从肚腹间穿身划过,地下是冲不净的斑斑血迹。

怀孕时因为贫血买过一次,杀好放水龙头下冲时,忽然其中较大的一条重又窜了起来,吓得丢下篮子掉头就跑。

从此我家厨房便和黄鳝绝了缘。

没想到时隔十来年,一个孩子的母亲居然很轻松地超出这条心理障碍。

好吧,水煮鳝片,作为度娘,复制个差不离,也还不是太大问题。

端午前后,菜场里常常有气定神闲的神秘人物出没,前头摆个盆,盆里游弋着三两条大小不一的黄鳝,都指天发誓说“野生”,但叫价奇高,还是爱买不买的姿态。

我跟一个种小菜园的老奶奶一直有着不错的交情,她教我怎样辨别——野生的黄鳝身体再壮实粗大,尾巴都是细溜溜的,因为黄鳝在泥土里就靠尾巴打洞出入,锻炼出来的结果。

饲养的黄鳝则无此需求,尾巴和身体一样的圆滚滚。

周日一大早去菜场鉴定了几条回来,吩咐御用庖丁老葛同学宰杀,制作成鳝片——余下的环节才轮到我。

是网上偷来的水煮鱼的技法,只不过食材改进成了黄鳝。

鳝片拿水焯过后用蛋清、淀粉、胡椒粉、花椒盐裹上,配料是生菜和芽菜,已洗净放一边沥水。

油锅爆热后,下鳝片翻炒,料酒、黄豆酱、生抽、老抽一一跟进,加点水略煮几分钟后就可以连汤带水倒进了铺好豆芽和生菜的盆子里去。

再爆些葱姜蒜和干红辣椒浇上。

小朋友巴巴在一边耐心等待我撒上几片香菜叶子定型,根据国际惯例她早已知道,她娘每出品一项新菜品,都是要拍照留念的。

一番努力到底没白费,小朋友大加赞叹说有饭店风味,虽然又被补充:小饭店的。

知易行难,有时候也得看动力是多大。

晚上在超市调味品处逡巡准备给厨房增加补给时,又想起闺女的评价,感觉自己从小饭馆到大饭店,实在还有很漫长的距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