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教育

舒尔茨的日记舒尔茨默克尔施泰因迈尔

来源: 作者: 2018-10-09 19:52:34

舒尔茨的日记舒尔茨默克尔施泰因迈尔 制图/黄欣     顾文俊

马丁·舒尔茨冷眼看着这一切。两个月前,以他为首的社民党输掉了德国大选,该党支持率也跌至历史新低。至于下届联邦政府如何组阁,是默克尔与那两个小党的事。社民党只求休养生息、反躬自省,舒尔茨眼下在意的则是下个月在柏林的党代会上能否连任主席。
但是,联盟党领衔的“牙买加”谈判终因自民党的退出宣告破裂,气愤的默克尔撂下一句狠话:搞少数派还不如重新选。眼见政局不稳,德高望重的施泰因迈尔找上门来:回心转意吧,社民党的兄弟,不看僧面看佛面。于是,经过党内8小时的严肃讨论,舒尔茨在日记中悠悠写下:So  geht es jetzt weiter(所以,现在又将继续。)

幸福来得太快

写日记是舒尔茨保持了几十年的习惯,就算工作再忙再累,他都不忘在睡前写上一小段。这大概源于37年前那次幡然醒悟。时年25岁的舒尔茨在酒精的麻醉下浑浑噩噩地度过了8年,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意识到“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没有具体的动因,也没有重大的变故,就如同灵光一闪,理想和激情绽放出巨大的能量,帮助他战胜了酒瘾,走上了正途。究竟这种力量从何而来?尚无从考证,也许来自他钟爱的中国传统文化,也许只是因为日记的督导。
总之,改邪归正的舒尔茨在仕途上仿佛开了挂,这个连大学都没考上、曾经名副其实的差生对社民党的党务工作表现出无比的热诚,很快就在党内受到赏识并脱颖而出,32岁,他成了北威州年轻的市长。在应召回国前的20年里,舒尔茨的政治舞台在布鲁塞尔,官至欧洲议会议长。无论是党内资质还是国际声望甚至是不拘一格的成长履历,社民党内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像舒尔茨这样适合披挂上阵向默克尔发起冲击的人。他长期在欧盟效力、对国内政治缺乏经验也被认为是一大亮点,所谓旁观者清,社民党寄希望于这位外援可以跳出当局者的视野,给这个理念被蚕食、业绩被遮蔽、前途被拖累的政党带来新鲜的活力。基于这样一份美好的愿景,党内群情激昂,一度将舒尔茨捧上了天。这位“归来的英雄”以令人难以置信的100%的得票率当选党主席(默克尔在基民盟内为89.5%),被确认为总理候选人。仿佛一夜之间,社民党的民调飙升,新增党员13000名,市场称之为“舒尔茨效应“。
舒尔茨乐得人心所向,因为他从不决绝荣耀。2012年,诺贝尔委员会欲将和平奖颁给欧盟,原定由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二人共赴奥斯陆领奖,舒尔茨闻讯坚持同往,并在颁奖仪式上接过奖章,事后他说:人们都只关注领奖的那个人,那就是我,我才是欧盟的No.1。在希腊和意大利这些重债国,他曾旗帜鲜明地反对大规模紧缩,被这些国家视为欧洲政坛的“英雄”,对此,他也乐在其中。但在德国国内,舒尔茨从未指望会受欢迎。因此,当有人称他是“圣马丁”,还有人管他叫“救世主”,倒令他感到隐隐不安。幸福来得太快,在2017年2月17日的日记中,他写道:
“这是一个趋势,但我怀疑能否持续,因为这样的变化难以在短时间内发生。“

犹如昙花一现

这一趋势的确未能持续。社民党在个联邦州的选举中就遭遇挫折,幻灭感顿时笼罩全党。直至的候选人电视辩论,舒尔茨的支持率远远落后于默克尔,在执政能力、可信度、受欢迎程度等指标上都不及后者,在主要政策上,也丝毫不见能与之对决的火光,社民党仅在促进社会公平议题上有些优势,然而,这显然不是当前德国社会紧要的关切,在民众普遍关心的难民与反恐议题上,社民党和联盟党一样无计可施。沉闷、无聊的选举过后,社民党流失了一半选民,创下该党80年之。失败是铭心刻骨的,舒尔茨在9月26日的脸书日记中写道:
“这是一次惨痛的失败,但还是要感谢那些投票给我们的选民。为了你们,我们将坚持与不公平、与右翼抗争。为了信念,我们参与到了选举中,为了你们,我们将坚决以在野党的身份参与议会。”
拒绝与联盟党再度组阁是社民党内一早就有的共识。在大联合政府中,社民党耗尽本党资源,却没有发展出自身的执政特色,反而被默克尔的政策左倾化“挖了墙脚”,造成虚空,功劳簿上也是平平,十年辛劳,竟成了为默克尔做嫁衣裳。施罗德当年推行的就业与福利政策改革可谓远见卓识、未雨绸缪,为德国在全球经济危机到来前占尽先机,代价却是本党的衰落。有冤无处诉的百年老党只能卧薪尝胆、绝处逢生,寻找新的方向。而放眼整个欧洲,左翼政党的确像是踩了历史的逆流,出现集体的式微,无论英国工党还是法国社会党都难堪大任。在此背景下,“舒尔茨效应”更像是一朵蒲公英,无根无系,越飞越高,终不见。
舒尔茨不是蒲公英,在欧洲议长任上,他是坚定的“欧洲主义者”,被公认为政治强人。“只有让我掌握权力,才是带领欧盟前进的之策”,在欧盟的政治舞台上,舒尔茨大可以这样目空一切地说。但在领导一个政府的角色中,舒尔茨不仅缺乏经验,也难别出心裁。他那张扬的性格恐怕也不会获得默克尔的欣赏,当然,他也不太能接受被一个女强人居高临下。除非有堂而皇之的国家利益摆在面前,除非能和默克尔谈条件,否则,共同执政几无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

这种可能居然出现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德国政坛正值风雨飘摇,总统施泰因迈尔呼吁传统政党携起手来,共赴时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牙买加”组阁失败不仅使联盟党支持率跌破30%,“自扫门前雪”的社民党也无辜地跌破了20%,老对手成了难兄难弟。很难说,形势的发展是否令舒尔茨正中下怀,对权力有着炽烈欲望的他也许一直在等一个台阶下,但显而易见的是,经过8小时紧急商议,社民党统一意见、一改初衷,决定接受总统的建议。向来都不吝于将日记分享与人的舒尔茨在11月24日的脸书上,以视频的方式宣布了这项决定:
“经过两个月的艰苦谈判,‘牙买加‘联盟依旧没能实现,为了另寻解决之策,总统向我们提出这个不寻常的建议,无论如何都要避免重新选举,作为社民党,我们不能、也不想拒绝总统的这项提议。”
舒尔茨与社民党走了一招险棋,为了降低风险,他尽量在视频中展示出郑重的表情,这份郑重不仅写着深明大义,也写着无可奈何。一夜之间,舒尔茨又成了万众瞩目的那颗星。未来两天,他将在总统府与默克尔及基社盟的主席坐下来共商组阁大计,这个场景本来不在社民党的计划中,但是,回心转意的社民党此刻有了更多底气,社民党的老同志施泰因迈尔也会适时敦促联盟党照顾社民党的诉求。首先,如果“红与黑“的谈判也以破败收场,社民党不担过错;其次,谈判若能进行,联盟党应在政策与人事安排上向社民党让步;另外,下届政府的政策成败力求权责明晰,是社民党的功绩,不被联盟党吞并,是联盟党的过错,不让社民党背锅。这些小九九具体而实际,暂时只能写在舒尔茨不宜公开的日记里。

贵澳时代广场
观澜郡
金域天下

相关推荐